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vodofr.e.pat 的博客

金皇妃的美丽后宫 来过我的后宫园一定幸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回乡  

2012-08-03 09:59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小钿钿《回乡》

 

回乡

    进入初夏,我们放假了。闲暇之余正值杨梅成熟,我渐渐想起那远方的小山村。沉静了3个季节,每到杨梅季那里便会招来无数游客,开始活跃闹腾。许多人来到此地游玩品梅,他们不曾想到,曾经有个叫银媛的女子出生在此地,成为子女心中的神话。

那个叫银媛的女子便是我的祖母。在我大概8岁之前的几年,经常跟祖母去她的故乡。

那时候,交通闭塞。没有先进的汽车,虽然人们逐渐开始骑上凤凰牌自行车,但是年迈的祖母不会用这样的交通工具。生长于水乡的人们,最熟悉最爱用的工具便是小木船。要去外曾祖父家前,祖母都会先步行好几公里去跟认识的船夫(我大姑妈的公公)预约出行的日期。到那一天,祖母会早早起床,换上一身干净的出门衣裳,挎上小黑包,在镜子前把斑斑白发梳得油光发亮才罢休。之后便会携我在岸头等待,偶尔船夫迟到十几分钟,在船靠岸时,站得腿脚发酸的我总埋怨不停,而祖母却似乎欣喜万分。由于我晕船。祖母便给我套上一种用草绳编织的圈,说来奇怪,一带上这神秘武器,坐小船便也成为一种享受。随着咿呀的摇橹声,闻着河水清新的味道,心情立马爽朗。两岸风光无限,开始的路途略显枯燥,清一色碧绿的柑橘树从两岸一字排开,寂静无声,只有潺潺的流水声滑过耳畔。唯一可以找点乐子的便是,触手可及的河水,我会将小手伸进水中如船夫的桨般往后泼水,感受水流滑过肌肤的感觉。但是这时候祖母便会责怪道:“小心水中蛇哟,小心把衣裳弄湿哟。。。。。。”。我便作罢,几小时的水路中,困意袭来我便靠在祖母腿上睡去。等我一觉醒来,发现祖母还是那亘古不变的姿势,正襟危坐,双目炯炯有神的望着前方,仿佛要把远方看透。乘着乘着,只要望见远处的青山我便开始雀跃,有大山的地方就离外曾祖父家很近了。密密麻麻波澜起伏的山从幻影渐入眼底,晴朗时便可见杨梅树高高屹立在山头。

祖母的家便在岸边,当船夫的小船靠近岸边之后,他不急着返回,他还要带我们回去。岸头几米的石板小路一直通向祖母的大哥家。石板路上,经过大雨清晰会多长出暗绿的青苔,若是艳阳高照,总能折射出钻石般的光亮。那是条普通却亲切的小路,温暖人心。

祖母回家第一个要见的便是外曾祖父。外曾祖父是这小山村有名的裁缝,找他做衣服的人不在少数,在那个年代,靠手艺吃饭的人都是有名望有财富的。我对他唯一的印象便是花白的头发,四四方方的脸蛋上泛着红光,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我已记忆不深。记忆深刻的是他那散发着古朴气息的樟木箱子。一把铜锁挂在外头,警示里头都是他的宝贝财物。每次回乡,祖母第一件事情便是打开樟木箱子检查,最先掏出一把戒尺,一小块裁衣粉笔还有无数花布头。此外,她总能在里头掏出一瓶烧酒。然后一边找地方藏一边责怪起外曾祖父,大意是不让他喝酒。至今,我还不清楚是外曾祖父就酗酒还是由于身体原因不能沾酒?

除却这一切,在祖母同他父亲交谈的空隙,我会花足功夫浏览屋内的一切。第一次见到那一口横跨在房梁上的棺材,幼小的我打了个寒战。内心极度恐慌却又鬼使神差般小觑。到日后,只要一进入这个房间便会紧紧拽住祖母的后衣襟。一人时,我绝不敢跨入此地。幻想着那里面是否躺着一具尸体,如果有这么多年都不发臭吗?如若没有,为何偏偏要将空棺材放至此?虽有数千个疑问,在害怕的同时一切疑问都吞进了肚内。

同外曾祖父聊完,他们便会挨个去祖母的哥哥家看看。祖母有两个哥哥,一个弟弟。啊公啊婆可真热情,端茶递水之外,总不忘给我塞点小零食。去大哥家小坐,闲不住的曾祖母便会帮忙搭把手做家务。我只得去石板路边玩耍,观察蚂蚁,寻找小花小草。对我而言,这个地方的空气特别清晰,没有特别原因,我很愿意做祖母的跟屁虫来此处。

等祖母寒暄完毕,便启程回去了。往往此时,天已近黄昏。河边的杂草耷拉着脑袋,石板小路上的余温未散,我在前跳跃在石板间,祖母跟在其后一步三回头对着外曾祖父摆手了再把手。此时,我便烦躁起来,总要回头拉扯着祖母,示意她赶紧走吧!我想不止是我,瞧那船夫,每回都在船头打盹,肯定等得无聊透顶了。河水荡漾中,星光点点,每每这时,便会想起那儿歌: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。这一摆一摇往往总要花去个把小时时间,在看看祖母,似乎还意犹未尽的模样,在波光粼粼与月光的交影中,越发显得精神了。

在我9岁时,搬了新家,我便跟随父母举家迁往另个地方。学业繁忙,不再跟随祖母去她的故乡。13岁我读小学五年级那年,祖母因为疾病远离了我们去了天堂,全家人悲哀不已的同时,家人做了个决定。绝对不能把这一噩耗告诉那个小山村里的老裁缝,那个耳已聋,目已混的高龄父亲。因为她的女儿已早先离他而去。此后,外曾祖父还不时跟他的儿子念叨:银媛怎么好久不来啦?他们都欺骗着老人:她家中有事,家中有事。透露真相和不透露都是一种人世间最大的折磨。我不曾想过,外曾祖父是否还会踏上石板路翘首期待那小船靠岸,是否还曾期待她那叫银媛的女儿携着活蹦乱跳的孙女儿回乡。

在我的一生来说,这一条普通的石头铺成的小路是走过世界上最幸福的回家之路。因为我陪着世界上最善良的人回家。

 

 

回乡 - 小钿钿 - 幸福在回家的路上

 现在这条路已长满杂草,因为已鲜有人走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